伊拉克危機>>分析評論>>正文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芥末綠 銀河白(默認色) 繁簡轉換[gb][打印]
美軍在戰爭中使用“炸彈之母”的後果
2003年3月14日 11:28
 

3月11日,美國在佛羅裡達州南部一個空軍基地,成功地進行了新型燃料空氣炸彈MOAB(Massive Ordnance Air Blast Bombs––大型燃料空氣炸彈)的首次實彈試驗。根據美國軍方提供的數據,這種采用GPS制導的炸彈重21000磅,比在越南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使用的15000磅炸彈“雛菊剪”(Daisy Cutters)還要重將近一半,為此,美空軍給其賦予了另一個稱呼––Mother Of All Bombs––“炸彈之母”。

所謂燃料空氣炸彈(有些媒體誤譯為“空氣爆裂彈藥”),是由低點火能量的高能燃料裝填的特種常規炸彈,使用時,將裝有揮發性碳氫化合物的液體燃料彈丸發射或投擲到目標上空,在預定的時間內爆破容器、釋放燃料,與空氣混合形成一定濃度的氣溶膠雲霧。再經第二次引爆,可產生2500℃左右的高溫火球,並隨之產生區域爆轟衝擊波,起到摧毀目標和殺傷人員的作用。目前,新型燃料空氣炸彈已經可以將兩個過程合在一次爆炸中完成了,因此,爆炸時可以形成強大的超壓和猛烈的衝擊波,比如一枚15000磅的BLU–82航彈爆炸時,所產生的峰值超壓在距爆炸中心100米處可達13.5公斤/平方釐米(在核爆炸條件下,當超壓為0.36公斤/平方釐米時即可稱為“劇烈衝擊波”),超壓衝擊波以每秒數千米的速度傳播,爆炸還能產生1000℃–2000℃的高溫,持續時間要比常規炸藥高5–8倍。同時它會迅速將周圍空間的“氧氣”喫掉,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爆炸現場的氧氣含量僅為正常含量的1/3,而一氧化碳濃度卻大大超過允許值,造成局部嚴重缺氧、空氣劇毒。在實戰中,燃料空氣彈本身所造成的殺傷,其威脅遠遠小於給對方士兵帶來的空前恐懼。

由於這種炸彈爆炸時的特點,它也被稱之為“氣浪彈”或者“雲爆彈”。燃料空氣炸藥中的燃料常用的有環氧乙烷、環氧丙烷、甲烷、丁烷、乙烯和乙炔、丙炔-丙二烯混合物、過氧化乙 、二硼烷、無水偏二甲 、硝基甲烷和硝酸丙酯等。

美國是世界上最先研制和使用燃料空氣炸彈的國家,20世紀60年代就針對越南戰場研制了燃料空氣炸彈,1975年4月21日,美軍在越南春祿地區用5架C-130一次投放120枚CBU-55B型燃料空氣炸彈(主裝藥是環氧乙烷液體),作用面積達500多萬平方米,其爆炸當量相當於1枚1000噸級TNT當量的小型原子彈,給越方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很多人因窒息而死,掙扎的慘狀令人目不忍睹。至今,位於越南胡志明市的戰爭罪行展覽館的標志物,還是一枚未爆的BLU-82炸彈。

自越南戰爭之後,美軍燃料空氣炸彈已經發展了三代,第一代以GBU-55B為代表,該彈為子母彈,是美軍在侵越戰爭中使用的雲爆彈中數量最多的一種,重750公斤,內裝3枚子彈藥,每枚子彈藥通過一個減速傘控制下降,由引信發火起爆,可使半徑20-30米範圍內的人員遭到嚴重殺傷,並會使半徑20-25米範圍內的地雷被引爆;美軍第二代燃料空氣彈主要有GBU-72雲爆彈,也是一種子母彈,重1噸,內裝3枚子彈藥,采用了新的引爆繫統,其中包括一個近炸引信和一個起爆器,其威力相當於第一代雲爆彈的4-5倍,第三代雲爆彈的設計特點是將老式雲爆彈的二次起爆機制改為一次起爆,從而簡化武器結構,提高武器性能,拓寬應用範圍,增強自身生存能力和降低費效比,衝擊波速度更快、作用距離更遠、破壞力更大,威力可達到相同重量梯恩梯炸藥的9-11倍,這次試驗的Moab炸彈,便是新型雲爆彈的代表。

在去年阿富汗戰爭中,美軍不僅使用了15000磅的BLU-82燃料空氣炸彈(裝藥為硝酸銨和硝酸鋁混合物),還在地面戰鬥中多次使用雲爆彈,由於燃料空氣炸彈的氣態雲霧比重比空氣大,能向低窪處流動,因此它對殺傷隱蔽在塹壕、掩體和密閉不嚴的地下工事、坑道中的人員非常有效,而這與阿富汗抵抗力量復雜的地形正好對路,使得對方蒙受了巨大損失,並給塔利班以極大的精神震撼,像BLU–82炸彈在接近地面引爆後,可以將方圓500多米的地面有生力量全部死亡,數公裡之外亦能感到爆炸。

當然,這種炸彈也不是萬能,首先,燃料空氣彈的體積過於龐大,以BLU–82炸彈為例,每枚長約3.4米,直徑約1.7米,重約6.8噸,隻能用C–130式運輸機投擲。而這種運輸機是毫無突防能力的,面對有一定防空力量的對手,無法使用。其次,燃料空氣彈的使用受天氣影響較大,一旦出現風雨天氣,其威力就會大為降低,乃至無法有效使用。最後,它對海上活動目標和空中目標幾乎沒有多大作用,對於核大國擁有核生化防御能力的地下人防體繫作用也較為有限。從這種炸彈的戰史上看,美軍在越南使用該彈的目的有二,一是使茂密的熱帶叢林和農作物因缺氧而枯萎,使抵抗者無法隱藏(還使用了大量有害環境的落葉劑來達到這一目標,使越南當地居民和在當地作戰的美軍士兵的後代出現了大量畸形現像);二是給自己在叢林中尋求安全地域作為立足之地。但是從結果上看,這兩個目的卻無一達到,入侵的美軍即使在村莊和小城鎮中也經常遭受襲擊,而直到美軍撤出越南,亦無法在叢林戰中獲得主動。足可以看出,這種炸彈,隻能起到戰術作用。

應該說,類似Moab這種巨型燃料空氣炸彈(不包括普通的單兵雲爆彈),對於環境的損害是很大的,且不說這種炸彈在爆炸時會消耗大量氧氣,造成當地動植物的大量死亡,這種炸彈還可能會對當地地質狀況產生一定危害,很多學者指出,這種炸彈如果投放在地質結構的關鍵位置,有可能造成山體滑坡、泥石流等危害,甚至間接加速地震的發生。實際上,BLU-82也已經多次被用來進行地震研究。但是美軍在傳統上是非常喜歡使用這種法理上處於模糊地位的常規武器的,比如上次海灣戰爭中,美軍為減少傷亡,加速戰爭進程,大量使用貧鈾彈,造成當地空氣和河流輻射污染嚴重,莫說是伊拉克人,即使是科威特人和美軍參戰士兵,也無不深受其害,此外,美軍投下的CBU-87/97集束炸彈,每次都會有相當多的子彈頭未爆,使得科威特當地被迫把這些投彈地區都作為雷區處理。即使對日本這樣美國最忠實的盟國也不例外,美國曾多次在衝繩附近海域使用貧鈾彈打靶,可那裡卻恰恰是日本重要的漁場,每天出產的海產品最終都出現在日本大城市的街頭,這種作法,實在可以稱為“環境恐怖主義”。

值得一提的是,自從美軍將這種炸彈定名之後,猶他州小鎮Moab就掀起了一陣抗議的聲浪,居民們強烈要求美國空軍將這種即將用於攻伊作戰的超常規炸彈改名,以避免自己小鎮的名聲遭到損害。這和二戰時美國城市爭相搶用自己名字命名海軍軍艦的歷史,恰成一種明白的對比,其中也可以看出,美國民眾對於戰爭和武器性質的評價。

如果美軍在打擊伊拉克時使用“炸彈之母”,其後果恐怕不會比當年海灣戰爭時美軍投下320噸貧鈾彈帶來的人道主義危機小。

 
 
編輯:張慧  來源:艦船知識網絡版  作者:劉安國 
 
 
  • 美軍將向海灣部署12艘裝備戰斧巡航導彈的軍艦
  • 美國防部尋求環境豁免權 戰爭勢必污染環境
  • “小鷹”號航母上有慣偷 美國電臺記者相機不翼而飛
  • 美向海外部署B-2隱形轟炸機 增加對伊空襲頻率
  •  




    [關閉窗口]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