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危機>>海灣戰爭回眸>>正文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芥末綠 銀河白(默認色) 繁簡轉換[gb][打印]
地面戰--"沙漠軍刀"
2003年3月13日 20:29
 

“軍刀”出鞘

1990年8月2日凌晨1時,伊拉克10萬大軍越過伊科邊界向科威特發起突然進攻,僅用10小時就占領了科威特,由此引爆了震驚世界的海灣危機。在持續的5個半月裡,國際社會的和平努力終成泡影。1991年1月17凌晨2時30分,從海灣的美國戰艦上發射出的第一顆“戰斧”巡航導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爆炸,終於拉開了海灣戰爭的戰幕。

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對伊拉克實施了長達38天的戰略轟炸和戰術空襲,出動飛機112000架次,發射巡航導彈288枚,投彈量達20萬噸以上,造成伊拉克的軍事機器嚴重癱瘓,並摧毀了伊軍前線部隊50%以上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決心發起地面決戰來徹底打垮毀薩達姆的軍隊,將伊軍趕出科威特,以解美國心頭之恨。至2月中旬,多國部隊共集結了地面部隊約60萬人,坦克3700輛(其中美軍2000輛)、裝甲車3000輛(美軍2000輛),大中口徑火炮、火箭炮1600門(美軍1200門)。直接參加地面作戰的攻擊部隊約45萬人,他們來自於美、英、法、埃及、敘利亞、沙特、科威特、阿曼、阿聯酋、卡塔爾和巴林等國家。主力自然是美國,其他國家除英、法各派了一個多師外,阿拉伯國家的軍隊主要是作為像征性力量來參戰的。多國部隊總指揮為美國中央總部司令諾曼。施瓦茨科普夫四星上將。

代號為“沙漠軍刀”的地面作戰計劃是施瓦茨科普夫將軍根據他多年研究的“空地一體戰”構想和親自指揮巴拿馬登陸作戰的經驗擬定的。其主要內容是:以大規模的登陸佯動和部分兵力從沙科邊界正面突破,牽制伊軍主力,並向科威特城及其以北地區推進;集中裝甲部隊主力,與快速突擊部隊配合,從伊軍防御的側翼向巴士拉方向實施大縱深迂回,與正面推進的部隊呈兩面夾擊之勢,包圍並殲滅伊軍主力。

為實施“沙漠軍刀”計劃,多國部隊沿沙伊、沙科邊界從左至右(由西向東)部署了3個進攻集團。左翼為西攻擊集團,部署在沙伊邊界中段。編成內有勒克中將指揮的美第18空降軍的第101空降師、第82空降師、第24機械化步兵師、第3裝甲騎兵團及法國第6輕型裝甲師。其任務是向伊拉克的腹地--幼發拉底河谷大縱深穿插迂回,切斷科威特地區伊軍的交通線,配合中央攻擊集團圍殲伊軍共和國衛隊;中間為中央攻擊集團,部署在沙伊邊界東段。編成內有弗蘭克斯中將指揮的美第7軍的第1裝甲師、第3裝甲師、第1騎兵師、第1機械化步兵師、第3機械化步兵師第3旅和第2裝甲騎兵團,以及英軍的第1裝甲師。其任務是擔任戰役主攻,計劃向伊南部地區迂回,對巴士拉以南地區實施主要突擊,在東、西攻擊集團的配合下,圍殲部署在該地區的伊軍精銳--共和國衛隊;右翼為東攻擊集團,部署在沙科邊界段西段。編成內有布默中將指揮的美海軍第1陸戰遠征部隊統轄下的陸戰第1師、陸戰第2師,以及阿拉伯諸國參戰部隊。其任務是收復科威特,吸引伊軍注意力,並由南向北擠壓伊軍。此外,在科威特沿海海域還部署有30餘艘兩棲攻擊艦船,搭載隨艦陸戰隊員1.8萬人,作好搶灘登陸的準備,以牽制伊軍。

這種部署,體現了施瓦茨科普夫的大範圍迂回進攻的思想,攻擊的正面和縱深均將近500公裡。這位德國移民的後裔,有著日爾曼民族的風格和傳統,其“空地一體戰”和“沙漠軍刀”也讓人想起當年德國的“閃擊戰”及其席卷法蘭西的“揮鐮行動”。施瓦茨科普夫聲稱在進攻薩達姆的軍隊時,“我們要無所不在,在他們頭上、腳底、左右、前後、下面、裡面,在任何地方!”

伊拉克總統薩達姆為守住已被他宣布為伊拉克的一個省的科威特,在科威特境內和伊拉克領土的南端共部署了41個師54萬餘人,配備坦克3000多輛、裝甲車2800輛和火炮2000門。這些兵力以伊拉克南部重鎮巴士拉為圓心,按科威特、伊沙邊境“中立區”和西部城鎮塞勒曼3個方向呈扇形分布,科威特為主要方向。在這3個方向上,伊軍基本上是由南往北,呈三線梯次配置。第一線,沿伊沙、伊科邊界和科威特東海岸展開19個師;第二線位於第一線之後約55公裡,共展開約15個師;第三線在伊科邊界一帶及巴士拉至納西裡耶一線,共展開7個師,其中的5個共和國衛隊師駐扎在巴士拉以南地區。這種南北朝向的梯次部署,使伊軍的防御重心完全放在了科威特境內,西部兵力空虛,而這正是多國部隊的主攻方向。

在多國部隊的空襲下,伊軍的實力受到了極大的削弱。薩達姆這纔意識到科威特已難以堅守,於是在2月15日宣布有條件從科威特撤軍。然而,薩達姆想從科威特撥出腿來的時侯已經沒那麼容易了。美國人在外交上不給他體面撤退的機會,而剛愎自用的薩達姆也還不太善於跟老美玩一手“好漢不喫眼前虧”的招數。2月21日,薩達姆又通過蘇聯宣布接受一項和平結束戰爭的新方案,即如果美國同意停火,伊拉克將從科威特撤出它的部隊,並在3個內星期撤完。布什總統針對克裡姆林宮的調解努力,為薩達姆開出了一大堆苛刻的撤軍條件。照布什的話說:“這不過是哄哄俄國人而已,我們的空中轟炸已經干了一個多月了,我不想再做什麼交易了,但我也不想不理睬戈爾巴喬夫,畢竟他支持我們這麼長時間了。”形勢發展到現在,他和薩達姆的想法已經完全顛倒過來了,是薩達姆想跑而他不想讓其跑。他的興趣點也不在科威特了,他關注的是薩達姆的軍隊,他要借這個不可多得的機會來除掉這個心腹大患,至少讓伊軍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構不成對美國在中東利益的威脅。

多國部隊在發起地面進攻之前,不斷地在沙科邊界以南地區,沿伊軍正面防御進行訓練演習,並不斷地襲擊邊界北面的伊軍,造成了一種要從該地區進攻的假像,引誘伊軍把主力擊中在科威特南部防線。同時,美海軍又在科威特沿海水域不斷舉行登陸演習,並以艦炮猛轟伊軍在科威特東部海岸陣地。還加強了宣傳攻勢,故意洩漏假情報迷惑伊軍。這時伊軍在美軍的空襲和電子干擾下,已失去偵察手段,對多國部隊部署無法準確掌握,誤以為多國部隊的攻擊重點是科威特南部伊軍,就固守原地不動,而這正中了施瓦茨科普夫的下懷。在地面攻勢發起的前一天,施瓦茨科普夫將攻擊主力美第7軍和第18空降軍等由沙科邊境地區緊急調至伊軍防守薄弱的西部側翼待命。他說:“科威特就像一個小小的庭院,我就是要把薩達姆的那些師包圍在科威特庭院內,然後喫掉他們。”

2月23日晚22時,布什總統在白宮宣布:“鋻於伊拉克政府在今天中午限期過後仍未同意從科威特撤軍,我已命令美國駐海灣部隊司令施瓦茨科普夫動用美國地面部隊,同其他參戰國家一道把伊拉克軍隊逐出科威特。”他聲稱這個決定是在同盟國廣泛磋商後作出的,他相信施瓦茨科普夫將軍能夠“迅速而果斷地完成使命”。

在布什作出上述宣布的兩小時後,伊拉克總統薩達姆在他的地下指揮所裡通過電臺發表講話,呼吁伊拉克人使用手中的一切武器拼死抵抗。他說伊拉克為和平解決危機作出了讓步,而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逼迫伊拉克,因此隻有決一死戰。他不斷地向他的軍隊發出“打擊他們”的呼喚。他說,他認為在這場地面戰鬥中“一切先進武器都是沒有意義的”,有著“忠誠信念”的伊拉克軍隊“必將取得勝利”。

大漠揮刀

2月24日凌晨4時,施瓦茨科普夫終於下達了攻擊令。多國部隊的大炮齊鳴,炮彈像暴雨般向伊軍陣地傾瀉而去。幾分鐘後,五角大樓發言人向全世界宣布:海灣戰爭的“最後決戰”--地面作戰已經開始。

首先發起攻擊的是東線攻擊集團的美海軍陸戰第1師,他們在155毫米榴彈炮的掩護下,由M-60坦克和“眼鏡蛇”直升機打頭陣,在黑夜裡跨過邊界攻入科威特,近萬名陸戰隊士兵乘坐裝甲運兵車和其它車輛隨後跟進,迅速突破了伊軍第1道和第2道防線。5時30分,在陸戰第1師左翼的陸戰第2師也發起了進攻,在A-6攻擊機和“眼鏡蛇”直升機的強大火力支援下,該師於挺進途中擊潰了伊軍第7和第14步兵師,深入科威特境內32公裡,俘虜伊軍8000名。

在東集團發起進攻的同時,西線攻擊集團也於凌晨4時投入了攻擊。該集團左翼的法軍第6輕裝甲師和美軍第82空降師於前進途中擊敗伊軍第45機械化步兵師的抵抗,俘虜2500名伊軍後向北長驅直入,下午奪取了取了距邊界145公裡的預訂攻擊目標塞勒曼機場,建立了整個進攻戰役的左翼屏障。上午7時,西集團中路的美第101空降師接著發起攻擊。“阿帕奇”攻擊型直升機一馬當先、“黑鷹”通用直升機和“支奴干”運輸直升機搭載武裝士兵和重型裝備緊隨其後,300多架直升機群排成6路,緊貼沙漠呼嘯著插向伊軍防線縱深。8時20分,機群到達邊界以北113公裡處的預訂降落點,2000名士兵們衝出機艙,迅速擊潰了守衛在這裡的伊軍第49步兵師的1個營,建立起了一個代號為“眼鏡蛇”的前方作戰基地。下午,該師突擊分隊從“眼鏡蛇”基地出發繼續向北進攻,黃昏時分飛抵272公裡處的幼發拉底河谷,在伊拉克南部通向巴格達的8號公路上設置了警戒線。第101空降師因擁有龐大的直升機群來快速運載兵力兵器,所以是地面戰開始當天深入伊軍防線最遠的美軍部隊。下午15時,西集團右翼的美軍第24機械化步兵師在麥卡弗裡師長的率領下也投入了進攻,一路未遇到強有力的抵抗。第24機械化步兵師以每小時40-48公裡的速度向北推進,午夜時分已抵達120公裡的縱深地域。

擔任主攻的中央攻擊集團原計劃於2月25日凌晨開始行動。但施瓦茨科普夫於24日中午便接到東西兩翼集團頻頻傳來的捷報,於是決定讓美第7軍提前展開進攻。24日下午15時,擔任中央主攻的美第7軍以第2裝甲騎兵團為先導,第1機械化步兵師、第1和第3裝甲師隨後跟進,向北發起猛攻。至24日當晚,美第7軍所轄的各師均深入伊拉克境內20-35公裡不等。

2月25日,多國部隊繼續推進。東集團主力美海軍陸戰1師和2師在推進到科威特市西北方向一個代號為“冰糖盤”的地方時,遭到了伊軍第3裝甲師和第1機械化步兵師的抵抗。厚密的烏雲和被伊軍點燃的油井散發出的滾滾黑煙使能見度隻有數米。美軍利有先進的光學瞄準儀,透過層層黑幕搜索目標,把伊軍坦克的“黑影”牢牢地套在瞄準鏡裡,計算機轉瞬間算出一串射擊諸元,炮手果斷發炮,使伊軍的坦克連連中彈,其車體碎片伴著濃煙和烈焰騰空而起。打掉伊軍的坦克群後,這兩個美軍陸戰師的M1A1和和M-60坦克立即衝到對方步兵陣地前沿,利用高速機槍和火焰噴射器把躲建築物和塹壕裡的伊軍全部肅清,進而全部奪取了“冰糖盤”,並於25日當晚進至距科威特市的16公裡處。

西集團主力開始大規模進擊幼發拉底河谷。美軍第101空降師從“眼鏡蛇”前進基地出發,首先封鎖了幼發拉底河流域的8號公路。25日中午,該師派遣第2旅乘“黑鷹”直升機群,占領了幼發拉底河沿岸的另一個目標--位於塞馬沃與納西裡耶之間的一個伊軍野戰簡易機場。西集團的另一支主力第24機械化步兵師在擊破了伊軍第26、第35步兵師的微弱抵抗後,快速向伊拉克縱深前進,當天結束時,他們也已經抵近幼發拉底河。

中央攻擊集團主力美第7軍在向北卷進的過程中,與伊軍裝甲部隊展開了坦克遭遇戰。美軍的M1A1主戰坦克裝有120毫米滑膛炮,使用穿甲彈,配有先進的火控裝置。特別是它的滑膛炮射程遠,最大射程3500米,有效射程2000米,大大超過了伊軍裝備的蘇制T-72坦克。所以,美軍在戰鬥中采取“超射程戰法”,專門在伊軍坦克有效射程以外發起攻擊,屢屢得手。美軍第1裝甲師在10分鐘內擊毀了伊軍40餘輛坦克。中彈的伊軍坦克炮塔直飛12米高的空中,令美軍坦克手驚詫不已。至當天晚上,美第7軍部隊已深入伊拉克境內130多公裡。

在科威特沿海海域集結的美軍兩棲登陸部隊也擺開架勢,他們對科威特海灘進行的佯攻表演得非常成功,牽制了伊軍近10個師的兵力,使得拉克最高指揮部更加混亂。

25日晚上20時左右,施瓦茨科普夫得意地向布什總統報告說:“明天或後天我們將與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展開大戰。”然而,屬於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當晚23時左右,薩達姆宣布從科威特撤軍。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將軍從五角大樓打電話給施瓦茨科普夫,指示他要抓緊行動步伐,“否則,由於伊拉克政府宣布從科威特撤退了,總統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將不得不同意停火。”

2月26日,根據施瓦茨科普夫的命令,多國部隊加快了進攻速度。東集團主力布默的美海軍第1陸戰遠征部隊疾速前進。陸戰2師在美陸軍第2裝甲師“老虎旅”的配合下,攻占了科威特市西面的穆特拉山口高地,切斷了科威特市區伊軍的退路,控制了科威特市往北的6號公路。陸戰1師在科威特市南郊的國際機場附近,與伊軍第6裝甲師的T-72坦克群相遇,雙方了展開激烈的坦克大戰。當日中午,在美海軍“威斯康星”號戰列艦和陸戰隊航空兵A-10攻擊機的猛烈火力支援下,陸戰1師的“牧人”輕裝甲步兵營率先衝入機場,並肅清了機場內的殘存伊軍。出於政治上的考慮,施瓦茨科普夫命令陸戰1師守在機場,等待後面的科威特、沙特、埃及和敘利亞軍隊先進科威特城。

西集團主力勒克指揮的美18空降軍轉向東北進攻,第101空降師出動了它的直升機群對整個伊拉克南部恣意實施蛙跳式突擊;第24機械化步兵師沿8號公路向前推進,沿途擊敗伊軍第47、第49步兵師、共和國衛隊的尼布查德尼爾步兵師,占領了傑利拜和泰利勒以南地區。當天中午,美18軍已攻占了所有規定目標,控制了伊拉克南部重鎮巴士拉西北唯一的一條用瀝青鋪設過的公路,從而切斷了巴士拉周圍及其以南的那些伊軍共和國衛隊的退路,完成了整個戰役的第二大包圍圈,並使薩達姆在巴格達地區的部隊無法南下增援或向科威特戰區伊軍提供接濟。

中央攻擊集團主力美第7軍由於風暴和大雨的阻礙,進展較慢。施瓦茨科普夫為此打電話給該軍軍長弗蘭克斯中將,嚴厲地說:“我們每個地方都把那些混蛋伊拉克軍打得落花流水,就你那裡進展緩慢。快點加把勁!恐怕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們打了。”

俎上剁肉

26日上午11時30分,薩達姆總統在巴格達再次廣播了他撤軍的聲明,命令駐科伊軍在24小時內全部撤回國內。但他又說:“伊拉克要記住,從去年8月2日開始,直到這次撤軍前,科威特曾是伊拉克憲法上的一部分。”美國總統布什隨即宣稱薩達姆的撤軍聲明是缺乏誠意,“荒謬絕倫”的,表示戰鬥還要繼續進行下去。

在薩達姆發表講話之前,駐科伊軍就已開始撤退。講話廣播之後,撤退規模迅速擴大。伊軍士兵、官員、移民駕駛著各式各樣的軍用和民用車輛湧上伊科之間的6號公路,倉皇北逃。一路潰逃的大軍,一眼望不到頭,在光禿禿毫無遮掩的沙漠公路上,猶如受傷的“巨蟒”,成了“沙漠軍刀”下的“俎上之肉”。施瓦茨科普夫聞之後立即下令:“在伊拉克人逃跑的過程中消滅他們!”於是,美國空軍的飛機和海軍艦載機蜂擁而至,沿著公路作超低空俯衝攻擊,火箭彈、炸彈如雨點般落下,公路上的伊拉克軍用和民用車隊人仰馬翻,連珠似地起火爆炸。美陸軍第2裝甲師“老虎旅”在拿下穆特拉山口高地後也加入了攻擊行列,他們居高臨下對公路進行猛烈炮擊。伊拉克人慘遭截擊,被炸壞和被丟棄的車輛布滿公路,每隔50米就有一堆冒煙的車輛殘骸,排下來竟達36公裡!6號公路因此被稱為:“死亡公路”。

與此同時,施瓦茨科普夫繼續督促弗蘭克斯中將的美7軍加快前進步伐。26日黃昏,他打電話給弗蘭克斯:“看在上帝的份上,朝東進攻,去打共和國衛隊!”此時,在弗蘭克斯中將麾下集結了一支龐大的裝甲部隊,包括美軍的第1、第3裝甲師,第1機械化步兵師、第1騎兵師和英國的第1裝甲師。它們是北約的精銳,是從專門對付華約部隊中抽調來的主力。

在弗蘭克斯中將的指揮下,美7軍所屬5個師、1個騎兵團和1個航空旅徹夜攻擊伊拉克共和國衛隊。作為伊軍精銳的幾個共和國衛隊師在巴士拉附近進行了頑強抵抗。但弗蘭克斯擁有壓倒性的優勢,經過激烈戰鬥,伊共和國衛隊“光輝”師全軍覆沒。另兩個“麥地拉”師和“漢謨拉比”師,在美軍的突然來襲下企圖退回巴士拉。但美7軍裝甲部隊猛烈追擊,在夜色中,美第1、第3裝甲師首先截住了“麥地拉”師。雙方的坦克在近距離激戰了數小時,交戰地區的天空被炮火和炮彈爆炸的強光照得通亮。起先,“麥地拉”師非常頑強,但漸漸便失去了抵抗力。美軍除了在數量上占優勢外,坦克的性能也超過了對方。另外還有熱成像瞄準儀,可以在黑夜中準確地發揚火力。當天色放亮時,美軍的火炮、攻擊直升機和A-10攻擊機向“麥地拉”師發起了最後的圍殲。伊軍殘存的一些坦克在絕望中試圖逃走,但很快被全部擊毀。

在“麥地拉”師遭圍殲的同時,美軍第11航空旅的的“阿帕奇”攻擊直升機部隊也正在攻擊另一支共和國衛隊“漢謨拉比”師。“麥地拉”師最終被全殲時,“漢謨拉比”師也於不久被全部消滅了。伊軍的第10、第12裝甲師則在美第3裝甲師第1、3旅和第1機械步兵化師的追擊下,倉皇逃竄,但終究賽不過隨即飛來的“阿帕奇”直升機群。結果,在“阿帕奇”猛烈射出的火箭彈和反坦克導彈的打擊下,這兩個師的數百輛坦克和裝甲車很快成為一堆堆冒煙的廢鐵。英軍第1裝甲師則殲滅了伊軍第52裝甲師,然後又重創伊軍的3個個步兵師。

27日凌晨6時23分,科威特軍的“殉難者”旅率先開進了自己的首都,他們在肅清了少數伊軍殘餘後,於上午9時11分在市中心的國際和平廣場升起了科威特國旗,宣告伊拉克對科威特將近7個月的占領正式結束。按奈不住勝利喜悅的施瓦茨科普夫,於當天下午13時在自己的指揮部舉行了一個記者招待會。開戰以來,他第一次放松了他那嚴肅而冷峻的表情,侃侃而談。他眉飛色舞地介紹了多國部隊特別是美軍的戰績,嘲弄薩達姆除了獨裁之外“什麼都不是,連軍人都不配”。他還向記者們聲稱,他要把戰鬥繼續進行下去,“我們部隊所要做的就是繼續進攻,把共和國衛隊全部消滅光 他們隻要還能繼續戰鬥,我們就將奉陪到底。

但是,由於當天晚些時侯伊拉克政府再次通知聯合國安理會,它準備無條件接受安理會關於海灣危機所有的12項決議,並答應向科威特支付戰爭賠款,釋放人質和戰俘等,所以,美國已失去把戰爭再進行下去的任何理由。由其是”死亡公路“上,美軍利用其先進的武器裝備狂轟濫炸正在撤退的伊軍,令一隊隊、一群群伊拉克士兵不得不扯起身邊所有的任何白色標識物,跪在公路上向空中哀求招手。這些悲慘的畫面被隨直升機拍攝的美國記者攝下來後,曾作為炫耀而向外界播放,豈料卻遭到了許多國際輿論的譴責。因此,基於全盤政略的考慮,美國總統布什於美國東部時間2月27日晚9時,在白宮發表電視廣播講話,宣布科威特已被解放,伊拉克軍隊已被擊敗,經與盟國磋商,從美國東部時間2月28日零時(格林尼治時間2月28日凌晨5時)起,多國部隊暫停一切進攻性軍事行動。至此,一場僅打了整整100小時的海灣戰爭地面戰終於降下了帷幕。

這場百時閃電戰的戰果,據多國部隊方面宣布的數字,他們在地面戰役中共殲滅伊軍40個師,擊斃、擊傷伊軍8.5-10萬人,俘虜6.3萬人;擊毀、繳獲伊軍坦克約2000輛、裝甲車1160輛、大中口徑火炮740門;占領伊南部領土2.6萬平方公裡。多國部隊陣亡70餘人,其中美軍56人(含遭”飛毛腿“導彈襲擊死亡者)、英軍9人、法軍2人,受傷百餘人;8輛M1A1型坦克受損、其中4輛完全毀壞;損失飛機3架、直升機1架。

在這場地面決戰中,美國軍隊和多國部隊以最少的武器裝備損耗率和最少的人員傷亡率,奪取了這場戰役的巨大勝利,這在近代戰爭史上堪稱是獨一無二的。美國在二戰以後做了幾十年的”世界警察“,特別想當好這個警察,然而包括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在內的數十次大大小小的”警察出更“,隻有這一次玩出了樣子。因此,作為這場戰爭總導演的施瓦茨科普夫受到了美國人的廣泛贊揚,被譽為”一名真正的美國英雄“和”沙漠軍帳中的偶像“。

 
 
選稿:實習生衛劍鋒 來源:千龍新聞網 
 
 
 




[關閉窗口]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