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非法挖砂造成巴河桥险情 该选择利益还是安全?   |科教卫IT|电信资费屡屡突破"禁区" 价格战挑衅电信监管   |台港澳新闻|陆羽茶室案后台将现 公安部对破案持乐观态度   |国际新闻|数千澳大利亚学生上街游行 反对澳大利亚参战   |国际新闻|贿赂官员抢走韩军火合同 世界最大军火商被起诉   |今日关注|以服务考生为本 "东方考试热线"今试运行开通   |国内新闻|专家:沙尘暴不可能被消灭 生态治理赶不上破坏
非法挖砂造成巴河桥险情 该选择利益还是安全?
2003年3月5日 13:11
 

经过近4000名军民四天三夜的奋力抢险,京九铁路巴河特大桥桩基险情3月2日得到排除,保障了京九大动脉的安全畅通。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果当地政府提早对巴河上过度、无序的黄砂采集业进行有效管理,这次险情原本可以避免。

采砂船步步逼向大桥

巴河特大桥是京九线上的重要交通枢纽。2月26日,受上游降雨影响,巴河水位上涨,主河道突然改道,河水对大桥23号桥墩桩基集中冲击。至28日,原本深埋于河下沙土中的桥墩桩基已露出水面6.9米,加上水深7米,全长15.3米的桩基土下部分仅剩1米左右,随时可能发生桥墩断裂移位,导致大桥垮塌,中断京九大动脉。险情出现后,湖北省委省政府、湖北省军区、南昌铁路局迅速调集了某舟桥旅3700名战士及千余名铁路职工赶赴现场,奋力抢险,最终排除了险情。

巴河是一条季节性雨洪河流,目前正值枯水期低水位,尽管有短期降雨影响,不大的水量和不高的水位如何能对一座投入使用才7年的特大桥造成如此严重的危害?南昌铁路局局长郭敏杰告诉记者,巴河下游过度无序的采砂业是引起这次险情的重要因素。

记者在现场看到,巴河长约800米的河床,仅剩紧挨左岸堤不足50米的水面,干涸的河床上是厚厚的黄砂层。下游距桥墩不到50米处,被采砂船蚕食造成深达近20米的深壑,犬牙交错,步步逼向大桥,一有大水必然导致黄砂向下游滑落,使桥墩桩基在河水冲刷下露出水面,出现与23号桥墩相同的险情。目前,与23号相临的几个桥墩桩基已经有一部分露了出来。

《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在这里成为一纸空文

在抢险现场进行技术测量的南昌铁路局麻城工务段总工程师杨厚昌告诉记者,《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第二十条明文规定:“禁止在铁路桥上下游500米范围内采砂”,但这一条例在巴河附近成为一纸空文。“我们曾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在大桥的上下游500米处设置了明显的警示标志,明确标明在此范围内不准采砂,但是这些标志过不了几天就被人为损坏。巴河主河道原本在21孔和22孔之间,现在河道竟然挪到了23号孔,明显是挖砂造成的河势转变。”

巴河特大桥护桥队负责大桥日常的维护保养,队长邓怀继展示的《值班笔记》上面清楚地显示,从5月10日至12月28日期间,挖砂现象十分频繁,几乎每天都有,并且日渐增多。五六月间,几乎每天都有一到三艘采砂船在河面上采砂,并且都在距离大桥500米之内。七八月之间,采沙船急剧增加,每天都在10艘以上,最多的一次达到30艘,并且离桥墩越来越近,从200米、300米一直到50米、40米,最近的距离大桥只有32米。从时间上看,大部分集中在晚上至凌晨之间。

邓怀继告诉记者,采砂现象最猖獗的时候,半夜河面如同白昼。因为没有执法的能力,每次发现有人采砂,他们一般都会向工务段以及当地公安机关报告。公安方面有时来三四个人,晃一下就走了。久而久之,挖沙船学会了与执法人员打游击,并且大都在晚上突击挖砂,逃避执法人员。

记者了解到,对于巴河特大桥附近非法采砂的问题,南昌铁路局、工务段曾多次正式向黄冈市政府发函交涉、磋商,仅2002年5月24日至7月1日,南昌铁路局方面就向黄冈市递送有关制止京九线巴河特大桥采砂行为等文件4份,文中多次明确表示“如不制止非法采砂,势必危及京九铁路安全”,但是直到8月7日,黄冈市才和南昌铁路局共同下发了《京九线巴河铁路桥下通航和严禁采砂》的文件,实施了禁采。

采砂竟成为地方财源

记者在采访黄冈市国土资源局矿办主任饶早林时了解到,20世纪90年代,巴河黄砂开采业逐渐形成规模,目前巴河下游共有采砂船53只,年开采黄砂资源近2000万吨,从业人员近5万人。1997年,巴河两岸浠水县和黄冈市黄州区联合签定了《黄砂管理总合同》,明确了双方组成联合收费专班,合署办公,由矿管局牵头按每吨4.5元(2000年调整为5元/吨)收取采砂费,黄州区和浠水县二八分成的“六统一联”经营体制。在这种体制下,巴河采砂量逐年增长,达到每年近2000万吨。从《1999年巴河港黄砂运量汇总表》上记者看到,当年黄砂总收入达到5300多万元,黄砂开采成为当地政府重要的财政收入。

饶早林承认,近年来随着长江全流域禁采,黄砂价格一路上扬,各地采砂船蜂拥而至,巴河上采砂能力严重过剩,在册的采砂船达到50多条,一度出现采砂船向运沙船回扣0.5元/吨的现象。竞争加剧的同时,巴河下游黄砂资源却日益枯竭,不少采砂船开始滥采滥挖,“浠水一侧沿堤100米,黄州一侧沿堤250米以及巴河特大桥上下500米以内严禁采砂”的规定无法有效落实。去年7月,市里已经决定将巴河管理权转给水利部门。

这次能否吸取教训

黄冈市水利局局长许明怀告诉记者,去年9月以来巴河全线禁采2个月,经过枯水季到现在,采砂现象得到一定程度遏制。由于巴河下游河口黄砂资源已经枯竭,黄冈市已经与南昌铁路局联系,开通了巴河特大桥航道,希望进行上游黄砂资源的开发。为了吸取下游过度开发给河道和铁路桥造成不可逆转破坏的教训,他们已经对上游开发作出了详尽的规划,让黄砂产业在有序可控的范围内合理发展。

南昌铁路局麻城工务段段长段作福对记者说:“客观地说,去年9月份以来,大桥附近非法采砂现象是得到了一些遏制,但由于前期过量的开采,对河流水势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最终造成了这次险情。如果禁采时间能够提前3—4个月,这次险情原本可以避免。去年陇海线灞河铁桥因挖沙造成桥垮路断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这次巴河特大桥如果不是因为桥梁结构较新、时间上正值枯水季,极有可能重蹈陇海线灞河铁桥的覆辙。”

一方是当地政府的财源,一方要全力保证铁路大动脉的绝对安全,面对利益的诱惑,人们是否能从这次事件中真正吸取教训?

 
 
编辑:闵明   来源:新华网3月5日  作者:郭嘉轩 石志勇 
 
 
  • 巴河大桥洪水险情获有效控制 京九铁路恢复运行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